徐一鸿 / Tony A. Zee

  ■ 你认为具有怎样标准的东西才能被称作“标准模型”?(1)

  □ 在物理上有很多名词取得很不好。比如爱因斯坦自己说“相对论”就是一个例子,很多人根本不懂相对论,就把它理解为真理是相对的,没有确定的终极理论。“标准模型”这个名词也取得很不好。首先,它本应该被叫做一个“理论”而不应该说是一个“模型”,就像麦克斯韦的电磁“理论”一样。现在在美国名词被搞得很糟糕,甚至在政治上很多东西都被叫做“理论”,但是其中的很多是不合适的。另外“标准”也是一个非常不好的词。

  ■ 你怎么看待“基本粒子标准模型”和“宇宙学标准模型”?(2)

  □ 这两个标准模型应该是不同等级的。相比之下,“宇宙学的标准模型”的整个图像将来还可能有很大改变,甚至被整个推翻。


  ■ 作为一个物理学家,你怎样看待数学?(3)

  □ 在物理学界有很多人很推崇数学,我有非常不同的看法。我的看法比较像费曼。

  ■ 从物理的角度,你怎样看数学中的一些深刻的定理,比如说“哥德尔不完全性定理”?(4)

  □ 这种东西对现代物理上一点影响也没有,它们只是在比较深奥的数学上被发现的。

  ■ 那么你理解数学真理和物理真理?(5)

  □ 数学只是一种逻辑关系,它当然很奥妙,但是不一定和现实生活有联系。所以我觉得这两种真理是两个不同的领域,虽然它们有时会有相近或者重叠之处。我不同意有些人说物理和数学是统一的,它们最终会走到一起,不过这种说法在中国特别多。

  ■ 你怎么看待哲学?它是否能对我们的物理研究有所帮助呢?(6)

  □ 你知道物理刚开始的时候是哲学的一部分,其实它在历史上就曾经被叫做“自然哲学”。但是在最近两三百年内,“科学”的概念增加了。我觉得哲学对物理学是有影响的,但是这种影响是在社会层面上。如果你想做物理,并不需要去看哲学书。

  ■ 你怎样看待“自由意志”?(7)

  □ 我当然希望自由意志是存在的,因为如果它不存在我们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如果它其实不存在,那就是很让人沮丧的事情。但是我们不知道怎样从物理(科学上)来理解它。


  ■ 你怎样看待实验在物理上的意义?(8)

  □ 实验当然非常非常重要,因为物理学归根到底不是一个游戏,它就一定需要实验。最近三十年来弦论的发展是一个反例,因为没有实验的指导,TA们会越走越偏,我不知道TA们怎么走出来,我也不知道弦论到底是对还是不对。与此不同,麦克斯韦的电磁理论在19世纪的发展就是很依赖实验的。

  ■ 也就是说你本人很不喜欢弦论了?(9)

  □ 不,我很喜欢它。我觉得你问的问题和我是否喜欢它没有什么关系。如果我是年轻人的话我会去做弦论,在某种程度上它是很吸引人的理论。但是弦论却到了不知道会走到什么地方去的地步,它有自己的数学结构,但我们相信它却只因为它的数学结构。

  ■ 你是否能够帮助我解释一下我的悖论?如果理论物理学家告诉实验物理学家什么实验是值得做的,而实验物理学家告诉理论物理学家哪个理论是对的或者错的(那些能够预言实验的理论是我们的最爱),这意味着物理是某种强烈依赖于历史并且并不具有时间平移不变性的东西。由此,我们还怎样能把物理叫做“真理”呢?(10)

  □ 你的问题可以在不同层面上说。我们可以想象另一个文化存在于另一个星系里面,TA们的科学历史和我们的完全不一样,比如TA们也许先发现了相对论,但是TA们一定有和我们一样的科学和一样的真理,所以你是错的。但是其实你刚才提到另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现在很多粒子物理实验太大太贵了所以只能做一遍,而不同于以前很多实验都做很多次。这非常不好,因为这使得做实验的人很容易受做理论的人影响。

  ■ 怎样判断在物理中什么是重要的而什么不重要?(11)

  □ 这件事情很难判断。在十九世纪如果研究电磁学,或者比如蛙腿电击的问题,大家就都会觉得很不重要。她/他们当时会认为流体力学是重要的。但是事实证明电磁研究就很重要。


  ■ 对于一个学过量子场论的人来说,回顾牛顿力学,你是否能发现一些更深刻的东西?(12)

  □ 当然。你起码会知道量子力学是如何从量子场论中近似而来的,而牛顿力学是如何从量子力学中近似而来的。

  ■ 你怎么看待那些我们说“是”或者“不是”的物理词汇?或者说,当我们只对某些命题回答“是”或者“不是”时,是否能够获知真理?(13)

  □ 我不知道真理是否可以简化到这种程度,但是我觉得应该不可以。有很多事情是不可以只说是或者不是的。


  ■ 是否存在“物理学的思维方式”这种东西?(14)

  □ 有。不过物理学是一个很大的范畴,它的不同分支思维方式也有很大不同。

  ■ 物理学对你生活的其它侧面是否重要?(15)

  □ 你指的是理论物理吗?这个要看你对生活怎么定义。我想它对我应该是重要的。


  ■ 你是否认为理论物理适合于任何一个有志向学习它的年轻人,无论她/他聪明与否?(16)

  □ 你当然也可以问一个小孩子学写字是否需要足够聪明。她/她不够聪明当然不行。不过这同样是针对各个细化的分支而言的。比如如果你做原子物理,大概就需要很仔细很认真。

  ■ 对于一个因为兴趣而跑去学习物理的年轻人,她/他怎样判断自己的兴趣是否能长久呢?(17)

  □ 你的问题不太有针对性,上面这几个问题完全可以适用于其它方面。比如你完全可以问她/他下棋或者打球的兴趣是否长久。这个要看她/他对自己的期盼,如果她/他只是想玩一玩,那么就可能会很感兴趣。但是如果她/他是想比赛并且想赢,她/他实力不行很快就会没有兴趣了。


  ■ 你怎样定义一个物理学家的成功?(18)

  □ 中国在20多年前有一段时间简单的把成功定义为获得诺贝尔奖,这个是很片面的。得诺贝尔奖的人有的是应该得的,但是有的后来就发现其实并不是很重要。关键是要作出自己觉得重要的工作,使得自己满意。


  ■ 为什么你会决定学习物理?(19)

  □ 我们这一代人华人学物理都很受李政道和杨振宁的影响。他们的工作是我读中学的时候做出的。当时我们家从香港移民巴西,我妈妈不知道我们到那边还会不会有学上,就买了很多书带上,其中有一本物理书。在船上(当时坐船从香港到巴西要50天,不像现在的年轻人做飞机一天就可以)我在读那本书,就对物理很感兴趣。每个人的经历是不同的。

  我有很好的运气,那就是我爸爸租的房子恰好离美国领事馆很近,我可以步行前往,而那里的图书馆有很多英文书。当然,他租房子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件事情。但是我如鱼得水地阅读了那个图书馆里的很多各式内容的书。我记得我曾经读过一本书教我怎样管理一个森林,比如什么时候该去砍哪棵树,等等。

  ■ 为什么你会决定做一个理论物理学家而不是一个实验物理学家?(20)

  □ 每个人是不同的,每个人的兴趣也是不同的。


  ■ 你的英文名字(A. Zee)怎样发音?(21)

  □ Zee[zi:]就是“徐”在上海话里的发音,你问任何一个上海人都知道。


  2006年9月20日和2006年11月7日,H.O.L.M电话采访。采访用中文进行,因而无法提供完整的英文文本。感谢徐先生支付电话费。由于两次采访都没有免提电话并且第二次采访音质很差,问题7 / 11 / 12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没有录音,文本仅为大体意思的回顾(采访者并非专业记者,没有记忆经验),遗漏和曲解不可避免,仅作参考。感谢宿舍和实验室同学,她/他们极大的容忍了我的采访对其正常学习和休息的影响。这个采访的文本遵守创造共用协定(署名-非商业用途-保持一致),你可以在此框架内对其进行传播。

反版权 anti-© 再见幻想